Legal interpreting, when and where shall we start?

刚刚入行且有志于法务翻译的口译员,不免要问,我应该什么时候开始做这类口译呢?哪一类法务口译新手也能胜任?哪一类则需要暂时避开等到积累了一定经验后再做呢?可以马上接庭审工作(Trial)吗?以下是我的一些教训和心得,供新同事参考。

刚刚入行且有志于法务翻译的口译员,不免要问,我应该什么时候开始做这类口译呢?哪一类法务口译新手也能胜任?哪一类则需要暂时避开等到积累了一定经验后再做呢?可以马上接庭审工作(Trial)吗?以下是我的一些教训和心得,供新同事参考。

首先,除了Trial之外的所有法务口译工作都完全可以接,这包括调解、调停、复议、当事人和律师开会、方向性审理(Direction)、提讯(Mention)或者AAT,VCAT的工作等,都可以大胆接受。要有勇气,相信自己;只要努力和客户或中介沟通好,知道相关主题,甚至拿到文件,工作前尽可能充分地做好准备,工作时认真笔记,小心谨慎,一定能出色地完成任务。

其次,我觉得任何 Trial的工作在入行的第一年甚至 第二年都不要急着接。

这类工作很可能涉及到为证人发誓证词做口译,因此

强度大:口译员会连续工作几个小时无法休息;

压力大:庭审是对抗制(Adversarial),气氛紧张,全程录音,有时还会录像,对方律师可以随时挑战口译内容;

难度大:对口译员的法律知识、语言能力、应变能力以及赢得客户信任的能力都有要求;

所以还是等做够其它法务口译,积累了一定经验后再去尝试为好。通常大家觉得家事法(family law)庭审时证人讲的都是些家长里短的口水话,这个翻译起来应该没问题了吧?其实不然 。家事法的当事人对口译质量更为挑剔。试想,这类当事人走到庭审这一步,历时几年 ,中间几次三番调解不成,法律费用花了 无数 ,大家都一肚子怨气。原先有感情的家人如今对簿公堂,反目成仇,往往情绪激动 ,甚至迁怒于人;口译员出了任何差错,或者有时仅仅选词不同,完全谈不上错误,在当事人眼里天都已经塌下来了。现在很多当事人都能听懂双语,他们会投诉,要求法院或律师下次避免聘请同一位口译员。这样的客户反馈,哪怕不尽不实,也根本不会 有人去追根究底 ,通常息事宁人,满足 客户 要求了事。可是这样一来不仅 往大家热情的事业心上浇上一瓢凉水;还对口译员的能力造成不必要的误解。特别是年纪轻,社会经验相对较少的新同事,对于家事法的庭审,一定要慎入。

总之,能胜任的法务工作,建议大家大胆接受 ,认真对待,出色完成;从而大量积累经验。对于有难度不见得能立刻做得好的庭审工作,暂时放一放;等到有实力了才去涉猎 ;这样做对自己负责,也是对客户负责。

那么我想接庭审口译,应该怎么做来积累经验呢?请看下章陈述

About the author:

BiYi Fang

I am a Certified Mandarin Interpreter. Conscientious, passionate, and reliable; specialising in the legal area; experience includes mediations, conferences, the Supreme Court of Victoria and others.

Header image:

Designed by Freepik Promotion Photo by Pressfoto

我来说两句😊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